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妖惑天下 > 第104章 番外:沧澜遗梦
听书 - 妖惑天下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104章 番外:沧澜遗梦

妖惑天下  | 作者:南仟|  2022-09-21 14:55:03 | TXT下载 | ZIP下载

分享到:
关闭

当我见到眼前的这个少女,我恍惚中好像又看见了她。

“爹!爹!您怎么了?”

我猛地回过神,看着我的次子笑了笑:“没事,你说这是……”

真儿居然红了下脸,说:“这就是我跟您提过的……我的朋友,蓉儿。”

那个少女上前对我行了江湖上的作揖之礼:“久仰白曜前辈大名。”我看得出她心里其实很紧张。

我摆摆手,道:“‘白曜’这个名字早已是陈年往事,你唤我‘危伯父’就好。”

“危伯父。”少女很利索地改口。

“爹,蓉儿没来过京城,我能带她到处转转么?”真儿试探着问我,在我的孩子心中我还是很有威严的。

“可以。”我又转头对一旁的管家道,“去收拾一间上房给蓉儿小姐住。”

管家应了一声后退了下去,我看到了两个年轻人对视一眼,脸上顿时露出喜色。我也不愿再继续给他们不必要的压力,起身道:“真儿,你好好照顾蓉儿小姐。”

真儿忙不迭答应,我就离开前厅,回到了自己的居院。

一关上房门,我的身体就开始止不住地颤抖。

真的是……真的是太像了……世界上真的会有长得极相似的两个人么?那这两个人之间会不会有什么联系呢……

一转眼,就是二十年,我已经整整二十年没有见过她,我知道她在哪里,就算日思夜想,却从不敢去见她一面。

二十年之后,我已经继承了父亲的位置,成了又一个‘危相’,我重振危家,成了族长。我没日没夜的努力终于换来了事业的登峰造极,可是这二十年来我没有一日不会想到她,我爱的人……

我最亏欠的人,除了我的父亲,就是含晓。

她对我真心实意地爱,不惜背叛血煞盟,最后为我付出了自己的生命,可我却始终没有停下来好好地看过她一眼。当我知道她最后要对我说的那句话,我很心痛。我想,这辈子都不要再亏欠任何人了,于是,我娶了索阳风凝。

风凝是个好妻子,她没有看上去那么强势、刁蛮任性,嫁给我之后,一直努力地做好一个妻子的本分,退出江湖,替我生儿育女,处理家务,她在的日子里我从来没有因为家务事分过心。

是的,在一年之前她病逝了,因为一种奇怪的病,神医冉慕卿曾千里迢迢从天山赶来为她诊治,却表示无能为力,只用稀世珍药留住了她一年的生命,一年之后,她还是离开了。

她是我唯一的妻子,我可以给她一切,可独独给不了我的爱。这是我唯一亏欠她的一点,可我真的只能做到娶她了,毕竟情爱之事,不是能够自已的。

我真的很想那个人,真的很想……很想……

对着空荡荡的房间一发呆竟就是一个下午,夜晚的时候我的房门被敲响,我回过神,听门外传来真儿的声音:“爹,今日您没来用晚膳,我特意从厨房弄了夜宵送过来。”

我理了理衣衫,道:“进来。”

真儿端着丰盛的夜宵走了进来。

他将菜在桌上摆好,又拿了筷子递给我,我深知他的性格,于是我并没有伸手去接。

他的笑容有点僵了:“爹,怎么了?”

我问他:“你有什么事?”

他一怔,恹恹收回手,讪笑着说:“真是什么都瞒不过爹您啊。”

我瞥了他一眼:“我是你爹。”

“是,爹。”

“说吧,什么事?”

他忽然收起笑脸,严肃郑重地在我面前跪了下去:“孩儿请求爹取消孩儿与李家大小姐的婚约。”

我问:“为何?”

“因……因为孩儿不喜欢她。”

“那你喜欢谁?”

真儿一下子愣住了,继而红着脸低下了头。

我不由自主地想笑:“那个蓉儿,是不是?”

“爹!”真儿忽然抬起头,脸上一片红晕。

果然是年轻人。

我瞪了他一眼:“我是你爹。”

“是,爹。”

我的心跳突然莫名其妙加快了速度,我听见自己的声音不受控制地出口:“蓉儿……她姓什么?”

“她姓宁,本命宁蓉儿。”

我一怔,继续问:“她的家在哪儿?”

“千山……”

难道……难道真的是……

我听见自己的声音开始有一丝颤抖:“她的父母是谁……叫什么名字?”

真儿突然开始紧张起来:“爹,您可千万别告诉别人!”

“我不说。”

真儿又向四周看了看,安下心后小声说:“蓉儿的母亲就是当年‘美人榜’第一的神诀如烟,父亲就是当年修炼玉阙神功走火入魔的前任神诀门门主宁夜寒。”

我愣在当场。

真儿急了,抓住了我的手:“爹,我求你……我去千山见过蓉儿的父母,他们都很好,二十年过去他们早就变了。爹,我求求您,我是真的喜欢蓉儿,我求求您。”

我问:“你有多喜欢她?”

“我……”

“你可愿意今生只娶她一人?”

“愿意愿意!我愿意!”真儿拼命点头。

我拍拍他的肩:“你起来罢。”

真儿站了起来,一脸茫然地看着我。我说:“我明日准备聘礼,后天我们就出发去千山提亲。”

真儿一时没反应过来,我不轻不重地拍了一下他的脑袋:“怎么?小子你傻了?”

“没有没有没有!”真儿连连摆手,“谢谢爹!那我……我现在就去找蓉儿!”说完他一阵风一样地跑了出去。那可能是我养他到这么大他第一次在我面前这么开心地笑,嘁,没良心的小东西。

我按住了心口,心跳迅速,带着微微的刺痛。

如烟,真巧……

这一次,我是带着私心的,我是真的想再见她一面。

去千山的路上,两个年轻人兴奋不已,若不是我在恐怕晚上都要住一间客房休息。而我忍得很辛苦,离千山越近我心中就越紧张,但我当然不会让两个小辈看见我已经快到知天命的年龄还像一个毛头小子一样会紧张。

但当我见到她的时候,心里一切的狂澜竟都瞬间神奇地平息下来。

她看见了我,同样一脸惊讶。

二十年过去,物是人非,她原本白皙细腻的皮肤变得有些粗糙了,岁月在她脸上留下了浅浅的痕迹,唯一不变的是她一头水泻的青丝,还如二十年前那般乌黑发亮。

“疏……疏影?”她惊讶地看着我。

我上前笑了笑,道:“如烟,好久不见。”

“娘,原来你和危伯父早就认识啊!”宁蓉儿看看我,又看看她。

“是啊……”她看着我说,“没想到你真的就是小真的父亲,我是说看着小真好生面熟呢……嗯,你和风凝的孩子?”

“是。”我说,“除了风凝我没再娶别人。”

“原来是危相造访。”宁夜寒的声音没有变,样貌变化也不大,还是一袭白衣,清逸脱俗的气质。

我上前,大方抱拳一礼:“宁兄。”

“危兄客气了。”他笑着回礼,“小真这孩子我和如烟都很满意,不知危兄意下如何?”

我笑道:“两家结亲我求之不得,今日来便是送聘礼的。”

“如此甚好。危兄,咱们二十年不见,当初如烟承蒙你照顾,今日我一定要多敬你几杯,不醉不归!”

我看了一眼安静站在一旁的她,笑着说:“这是自然。”

我又站在二十年前与她一同居住过的别院,只是现在已是秋天,桃花已经凋零。

秋天,正好是秋天,二十年后,整整的二十年之后。

“疏影。”我回头,看见她走了过来,“你……这些年还好么?”

我淡淡笑着:“很好,你呢?”其实……这个不用问了吧。

“嗯,我很好。”她点头,“我等了三年他才醒过来,还好,终于是醒过来了。”

“这样……挺好的。”

“嗯……我们已经不住在这里了。”

“嗯?”

她笑得有些无奈:“好像和桃花犯怵,三十年前种的那一片桃林根本没成活,这一片好不容易成活了等我回到千山三年之后又莫名其妙地全部枯死了。”

我看着扭曲的桃花树杈,原来不是秋天的原因,而是枯死了……

“我们另找了一座别院,他又重新种了一片桃林,长得挺好的。”

“嗯……反正千山上位置够大。”

我看着她。

她低着头笑了:“看什么看?我都老啦,不好看了。”

我说:“我还记得你年轻时的样子。”

她本来张口还想说什么,却听远处传来宁夜寒呼唤的声音:“如烟,过来……”

“抱歉。”她对着我笑笑,“我过去看看什么事,等会晚膳做好了喊你。”

“嗯,你去吧。”我点头。

她转身,向宁夜寒小跑过去。

我看着她的背影,突然觉得心无比刺痛。

还记得在群芳院中第一次见到她的情景,我一回头,看见一袭白衣她站在那里,月光柔柔地洒满她的全身。夜晚我没太看清她惊为天人的面容,却还是一怔,因为我看到了她如琉璃一般清澈的眼眸中的表情,她愤怒又羞赧地看着我,真的……很可爱。

那抹身影就这样消失在我的视线之中,我想伸出手,但一瞬间想到不过徒然。终只剩下这满园枯萎的桃树,秋风萧瑟。

我永远都忘不了你年轻时的样子,永远都忘不了你对我笑的时候的温暖,永远都忘不了看着你伤心我心痛的感觉,永远都忘不了我趁你熟睡时我偷吻你时那柔软的触感。

我一生……最最快乐的感觉。

曾经,有一个人来过……我义无返顾地爱上她,又无可奈何地成全她,我全都清楚,全都明白。

那一个人,那过去的时光,就像一个梦,遗失在时光的流里。

沧澜遗梦,遗落了我的心,遗落了我满身的灰尘。轮回之边,无空之际,千场红尘醉,一片桃花香……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play
next
close
X
Top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